ag公司与平台

ag公司与平台

中国享受杜邦油漆提供的本土化的全球服务

    提起杜邦,很多人都很熟悉,像尼龙66、特氟龙等都是杜邦发明的产业。但许多行业外人士不知道的是,在杜邦迄今为止208年的发展历史中,从1910年进入市场,杜邦的汽车漆业务也有80年历史了。

    在杜邦2008年305亿美元的全球业务中,汽车漆及汽车相关业务达80亿美元,占了总业务的20%。除汽车漆外,汽车相关业务还包括汽车动力总成、燃油系统、汽车电子、空调、内饰、气囊、外饰等。

    在汽车涂料方面,杜邦主要给汽车行业提供以下产业:一是汽车车身涂料以及每年发布的新的涂料趋势,包括颜色趋势;二是汽车内饰部分的涂料;三是塑料件——保险杠、外饰桥、倒车镜的涂料,其中还包含汽车修补漆,以及在电源绝缘线方面的涂料,还有在中卡上的涂料,另外还有在汽车零配件——轮毂等方面的涂料。

    值得向我国客户推荐的两个精益生产项目

    **个精益项目就是在标准的“三喷二烘”(3C2B)涂料工艺中,取消中涂的烘烤线,形成“三喷一烘”(3C1B)的精益涂料工艺。这样,投资可以降低10%,能耗可以降低20%。与此同时,把打磨工序也给取消了,涂料线缩短简化了。

    闫福成介绍,“三喷一烘”(3C1B)后的产业性能与原来相比并没有变化,外观与现有产业也一样,其他性能如抗擦伤等性能也都是一样的,本身的颜色调配能力也没有降低。这种工艺如今已经成为福特汽车全球的标准化工艺。

    **个精益项目是更简化的精益涂料工艺,即完全把中涂线(包括喷涂和烘烤)都取消掉,从电泳漆直接到色漆和清漆,此工艺叫作Eco-Concept。这样,整个投资会降低30%,能耗也能降低30%。据估算,如果采用Eco-Concept工艺,每年每辆车的制造成本会省下20美元;如果生产30万辆车,则一条涂料生产线一年可以节约600万美元。此外,另一方法是把水性材料中涂线改成面漆线,这样产能可以翻倍。根据杜邦的资料,在国内一汽-大众的成都新工厂就是采用这样的工艺,其投资减少了三分之一,整个工厂的占地小了,工厂建设时间也缩短了很多。

    杜邦的涂料工艺在世界上是相当知名的,近几年它在全球主要涂料线上的工艺方法已经成为主流的工艺路线,其中两个精益生产项目对我国整车厂商具有极大的参考价值。

    “涂料材料占整个涂料成本的20%都不到,其他80%是整个涂料过程中的成本。”闫福成介绍,“在我国,许多整车厂商重点考虑的是如何降低成本,*简单的方法就是让涂料供应商降价,实际上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从客户方面看,全球几乎所有的国际品牌,以及国内的20余家整车厂均是杜邦的客户。

    以稳健的步骤迈入我国市场

    通过对位于底特律的杜邦汽车漆工厂和试验室的参观采访,记者发现,杜邦汽车漆业务是以极其稳健的步伐一步一步进入我国市场的。

    杜邦汽车漆业务在我国的发展历程可以分成两条线:一条是杜邦汽车漆产业在我国的升级历程;一条则是杜邦汽车漆技术在我国的国产化进程。

    杜邦我国区汽车涂料事业部业务总监闫福成先生介绍,在汽车漆产业引进方面,1984年4月,杜邦向我国引入环保型底漆,为一汽-大众提供了不含铅、锡的电泳漆产业;2001年4月,杜邦向我国引入环保型产业——高固体份中涂,其无机物挥发量(VOC)排放可减少15%;2007年11月,杜邦向我国引入环保型产业——水性中涂和色漆;2010年7月,杜邦将把节能环保新一代产业——Eco-concept、高固体份和3Wet引入我国,通过这些新产业,有可能使我国的汽车涂料工业赶上或超过世界水平。

    闫福成介绍,杜邦汽车漆目前在我国的业务部门包括位于上海和长春的高性能涂料公司,位于上海的杜邦汽车服务中心,以及位于重庆的杜邦调色服务中心。上海服务中心主要是在高温涂料方面进行研发服务,技术研发包括对整个亚太地区的支持。由于杜邦全球的许多部门已经开始把研发拿到我国,位于上海嘉定的杜邦汽车漆上海服务中心目前已经拥有150人的研发团队,拥有自动涂料机、电泳模拟槽、手工喷涂室、自动空气喷枪、加速老化试验机、杯突仪以及各种开发和测试设备。

    通常,传统的溶剂型材料涂料工艺,具有高VOC排放、低投资、低能耗的特点;水性材料涂料工艺具有低VOC排放、高投资和高能耗的特点;*新发展的粉末涂料涂料工艺则具有低VOC排放、高能耗和不能多色施工的特点。

    考虑到整个国内涂料生产线仍有90%还是采用传统的溶剂型材料,只有10%采用了水性材料,一个结合杜邦在北美、欧洲和日本的实际应用情况,对我国提出的精益化方案就出台了。

    “在过程中考虑缩短涂料工艺流程,对涂料线设备进行优化,这样更容易安排生产,提高产业的一次合格率,从而可以整体地考虑降低成本和节能环保。”闫福成说。

    在汽车涂料技术引进即国产化方面,1992~2000年,杜邦把产成品从欧洲和北美出口到我国,因为那时我国的汽车产量还比较小,制造成本还比较高;2001~2005年,产成品开始在我国生产,这时的半成品还处于进口状态;2005~2008年,树脂和半成品开始从我国采购并制造,此时已处于深度国产化阶段,有些核心材料还是从国外进口的;2006年到现在,整个新产业的开发和研制已经都可以在我国进行,因为我国市场每年都会有很多新车型的导入,杜邦加强了新产业在我国的研发工作。

   在上海服务中心,如果某一客户在生产上出现了问题,不需要在现场进行模拟,在服务中心的相应系统上模拟后可直接把数据导入到客户的生产线上。这样,既减少了客户的停台时间,也减少了材料的损失。闫福成表示,这个系统既可以做溶剂型材料涂料的模拟,也可以做水性材料涂料的模拟,通常一个颜色的模拟转换可从15天缩短到3天以内。

    据了解,Eco-Concept工艺是杜邦1998年开始研发的,历时12年,在欧洲有很好的应用,目前是大众汽车的全球标准化工艺,大众新的A级车和B级车生产线都会推广这个工艺。此外,Eco-Concept工艺本身产业是水性的,又把中涂取消掉了,材料用量是*低的,VOC排放也是*低的。另外,在此工艺中车身的油漆可以同时用于塑料件的涂料,一种油漆可以用在不同的地方,颜色更容易均一化,具有*好的颜色匹配性。

    闫福成表示,针对目前我国现有的一百**十条老的溶剂型材料涂料线,如果改成水基类工厂的话,几乎是整体改掉,要进行重复的二次投资。有些工厂使用年限已达10年以上,如果进行二次投资的难度是很大的。特别是当前汽车市场销售形势这么好,几乎没有时间停下来,连维修的时间都很少。通过以上精益工艺的改变之后,在几乎不用新增投资的情况下,即可以给这些涂料线提供很好的提升空间。

    掌控流行趋势带领本地化产业实现全球认可

    在杜邦提供给记者的一张2009年全球汽车漆色彩流行趋势图中,记者注意到,由于我国已上升到世界**大汽车生产国,在我国流行的前三位的汽车色彩与全球趋势也大体相同。

    “从色彩调查的结果看,全球不同地理区域喜好的色彩几乎是非常相近的,但也还保有各区域的特点颜色。”杜邦原厂漆色彩行销北美代表NancyLockhart女士表示,“收集和分析全球各区域的汽车色彩资料,可以帮助杜邦更了解汽车色彩的流行趋势,从而提供给汽车厂商对未来色彩的制定。”

    从杜邦的资料中记者发现,我国消费者对汽车色彩的喜好正在不断改变。在2009年度流行色彩中,银色上升了4个百分点达到总产量的36%,并继续维持在**位;黑色则下滑了8个百分点,以23%排名**。Nancy表示,当我国市场继续成长到一定的程度时,色彩喜好的变化才会逐步趋缓下来。

    对未来汽车市场,至少要预判到今后三年的色彩流行趋势,这是杜邦色彩设计师们要做的工作。同样,对于杜邦的汽车漆工艺来讲,能够把*先进的知识和经验传导给客户也是他们持续努力的方向。闫福成表示,杜邦不仅仅是做产业的研发,同时更重视全流程,即从头至尾的技术管理模式。

    在杜邦为我国客户提供的服务中,许多客户都是由杜邦提供全部产业配套的。杜邦有驻厂的技术代表,进行指导和施工,可以保证在客户现场大概只保留两三个小时的库存量。“我们的服务从涂料制造开始向涂料的使用过程进行延伸服务,在客户那边合格产业不是合格的涂料,而是合格的车身,这时我们才进行结算。”闫福成介绍。

    记者也注意到,在杜邦向我国客户提供的增值服务中,有一项大客户的零库存服务。即杜邦与客户进行一个18个月的生产滚动预测,把库存资金合理化,同时杜邦在客户那里提供保温仓储,这样在客户突然启动生产时就可以及时适应客户的生产节拍。

    前面介绍的两项精益工艺,本身也是在国外应用很成功和成熟的工艺。闫福成表示,杜邦提供给我国客户的所有服务均提供本地化的产业与服务,并保证被全球认可。即杜邦目前向我国本土客户提供的产业和工艺也都是全球认可的,如果在我国使用之后,出口到其他国家不需要再行认证。